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sxingzhun 的博客

世间万象,人生感悟,或淡泊从容,或质朴平实,都是真情的流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守望新疆塔河的上海知青  

2012-07-06 01:30:49|  分类: 知青情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守望新疆塔河的上海知青

  来源:新疆都市报 白杨

 

 

守望新疆塔河的上海知青 - 牧哥 - csxingzhun 的博客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已经退休在家的夏小弟

 

 天山网讯(记者白杨 通讯员王建国摄影报道)由天山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建国60年献礼片《大河》公映后感动了很多观众,也成为继《集结号》后登上央视《新闻联播》的电影。《大河》讲述了一批赴疆支边青年,将青春和生命奉献给边疆的感人事迹,展现了新中国成立60年以来,各民族团结一心建设新疆的伟大壮举。

上世纪60年代,4万多上海知青来到塔里木垦区,同屯垦戍边的老战士一道,硬是把祖先从未涉足的不毛之地,开拓成绿洲。近60年过去了,塔里木垦区当年的上海知青一个个陆续返乡,只有近1000名上海知青一直留守在了塔河边上,虽然这些留下来的曾从事农业、医疗、水利建设等工作的老知青,绝大多数已经退休在家,但塔里木河畔的人们,仍称呼他们上海支边青年

 6月初,记者怀着敬仰的心情,在农一师塔里木垦区几个团场,走访了夏小弟、吴家宝、吴保弟三位上海老知青,和他们一起重温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守望新疆塔河的上海知青 - 牧哥 - csxingzhun 的博客  

吴家宝难忘当年开垦的情景。

 

治理塔河就是治理我的家

 夏小弟和《大河》的主人公一样是位水利工作者,他为塔里木河治理奉献了自己的青春,并坚持留在了塔里木河旁。

1964年春天,火车载着18岁的夏小弟等上海支边青年途经东疆荒无人烟的大漠戈壁时,竟看不到一滴水,他当时绝望得哭了。后来当他们换乘汽车抵达塔里木垦区后,他惊讶地发现沙漠里竟然有水渠,夏小弟觉得自己很幸运,因为他在沙漠中看到了水,之后,他被分配到塔河上游一场值班连。

 塔里木河,有无缰的野马之称。它虽有河床,但极不固定,经常在沙漠里改道。每改道一次,都会给傍河而生的人们带来极大的苦难。塔里木河又有母亲河之称,它养育了两岸的人民,浇灌出一片又一片明珠般的绿洲。

 当年,夏小弟来到塔里木灌区的时候,上游水库、多浪水库正在修建中,他所在的水工连负责40公里长的渠道和相关设施的管理维护。夏小弟说:刚来时真不习惯,刚刚还是晴天,大风刮起来,两分钟内屋里就要点灯才能看见,挂上窗帘屋里还有细沙钻进来。

 在当地乡亲们的帮助下,夏小弟与当地的水利工作者一起,开始了战天斗地,共同修建维系当地百姓命脉的水利工程。

 在修建水利工程过程中,夏小弟发现南疆的自然环境不允许也不具备建造大型水库的条件,他提出应该尽快上一批小水库,因地制宜发展生产。

 在夏小弟的记忆中,抢修垮塌的涵洞、渠道的事情简直不胜枚举,尤其是在1985年以前,当时渠道大多数是土坝,上游来水过大,或水库泄洪,抢修被冲毁的渠道、桥涵、大坝就是日常工作。

 夏小弟最后参加的一次抢修涵洞事件发生在199712月,当时,正值上游水库冬季蓄水季节,一条主要引水渠的涵洞塌陷,冰冷的河水如脱缰的野马倾泻而出,夏小弟率领全连职工第一个赶到现场,推土机,草袋子,甚至由人成的人墙一起投入,等抢险结束后夏小弟几乎冻成了冰人。

 几十年过去了,夏小弟当年的很多同伴都调回了上海老家,夏小弟却一直留在了这片土地上。当时夏小弟完全可以和其他同伴一样回到上海,过安逸的生活,但他没选择回去。因为他知道在塔里木垦区,像他这样懂水利的技术人员太少了,他这么一走,当地的百姓怎么办?塔河靠谁去治理?

 1993年塔河下游的一个重要水库——大西海子水库历史上第一次完全干涸。塔里木河下游的生态环境急剧恶化,芦苇、胡杨相继死亡,往昔频频出现的黄羊、野猪和狐狸绝了踪迹。生态环境的恶化造成了沙漠化的扩展,一方面塔里木河下游地表水急剧减少,地下水位下降了16米,植被消亡、断流上移;另一方面,死亡之海的狂沙和库鲁塔格大沙漠纵横肆虐,仅30年间就向西推进了约70公里。

 塔河流域环境的恶化牵动着夏小弟的心,他和很多水利工作者一起投入到了塔里木河的治理工作中。这些年来,夏小弟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,他在60岁时还在基层当连长,成为名副其实的老水利工作者。

 如今,夏小弟操着浓重的南方口音说:塔里木盆地,没有水是一片死亡之地,引来了水就是一片沃土,现在整个灌区150万亩以上的耕地,养活着多少人呀!我爱塔里木这块热土,我把大半生献给它,我觉得很值!

 留守塔河就是难舍我的家

 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返乡大潮中,大部分在垦区从事农业生产的知青返回了上海,但有一部分知青却因为舍不得塔里木垦区这片热土而留下来了,为发展当地农业默默奉献着,吴家宝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 吴家宝说,当时,他所在的三团六连懂农业技术的专业人员太少,这种历史使命感和对群众的责任感,促使他留下来了,他觉得在这里有他发挥才干的舞台。

 “人人都说江南好,我说边疆赛江南……”多年来,吴家宝干活时总喜欢哼着这首歌,歌声中,流露出他对新疆的热爱。

 1963年,不满17岁的吴家宝离开上海,支边来到新疆,分在三团六连,在团场的44年中,吴家宝务过农、打过杂、站过哨。

 吴家宝和同来的4万多知青一起凭着惊人的毅力,用最原始的工具坎土曼开垦出了几十万公顷良田。至今,他还对当年挥舞坎土曼劳动的情景记忆犹新。

 兵团老军垦人的热情,让吴家宝有了家的感觉:生病了,老军垦把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煮了放在他床头;天冷了,老军垦送来了皮大衣;想家了,老军垦把他叫到家里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;过年了,老军垦包了饺子总也忘不了喊他一块吃。

 近几年,还有不少上海知青退休后,选择了回上海,吴家宝退休后却毅然留下来了,在六连找了一份站岗的工作,坚持为连队义务站哨。

 吴家宝作为夜间哨兵,多年来,他足迹踏遍了连队的每一个角落,为连队营造了一个个平安夜,于是,六连人亲切地叫他夜猫子,每个夜晚,六连人是枕着他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安睡的。20044月的一天夜里,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沉沉睡去,吴家宝发现,一辆车驶入连队,车上下来3个人,用撬杠把连队的物资库房的大铁门撬开,往车上装地膜、尿素。吴家宝奋身上前阻止:你们想干什么?我记下你们的模样了,快住手!”3个窃贼听到后,顿时仓皇弃车而逃。

 寒来暑往,吴家宝老了,身体也大不如前了,远在上海工作的儿子不放心在新疆的父母,一次次请他回上海,吴家宝都拒绝了。

 记者问吴家宝,为什么没有跟其他知青一起返城?他的回答很朴实:望着陪伴我度过了青春年华的塔里木河,还有我亲手置起的一份家业。离家是艰辛的呀,我已经尝过一回离家的滋味了,生命中不想再有第二次了。

链接:http://news.qq.com/a/20090612/000675.htm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