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sxingzhun 的博客

世间万象,人生感悟,或淡泊从容,或质朴平实,都是真情的流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一盏灯二两油(知青回忆录)  

2011-11-23 21:42:09|  分类: 知青情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lsj0597《一盏灯二两油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盏灯二两油(知青回忆录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者:admin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转载:http://blog.163.com/lsj0597@126/


 

 下乡时我18岁。我在淮北平原贫瘠的土地上度过了七个春秋。
       那年冬天,同一插队组的同学都回沪了。我一个人留了下来。父母正在靠边接受审查,
上海的家已不是倦鸟的归巢。
       淮北的冬日是清闲的。节柴省食,一日两餐。恰逢煤油紧张,大队里规定一家一盏灯,一盏灯一个月只给二两油。于是天一黑便大家安息,煞是静谧。
       尽管有“广阔天地大有作为”的高亢理想,但我似乎在
潜意识中还是厌倦了那永久而没有尽头的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;只管播种,不问收获,一年到头像绷紧的弦。
有一天,队里派我上县城办事。从
生产队到县城有三四十里路,我从邻家借来一辆格格作响的自行车,一早出发,等办完事往回赶,已是太阳西斜,不见什么路人了。
       我到公社邮局去了一下,取来一小捆本生产队的信件。我看出其中一封信显示着母亲的字迹,便一路走一路抽出来拆看。
       母亲在信上按往常一样问了一通我的健康和日常生活,接下来便讲了我妹妹的病,说是冬天到了容易感染,若是引起
并发症就完了。
      “就象是家里埋着一颗地雷,一枚炸弹,不知何时就要爆炸的。”母亲这样形容。
       几个月前,小我四岁的妹妹被确诊患了
白血病,医生通知说“至多活不过两星期”。母亲来信告知这一讯息,我惊呆了。
       我觉得身上的一部分血液已经凝固,手脚都冰凉起来。妹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,和我年龄相近,性格相仿。她是学校文艺小分队的,能歌也能舞,那甜美清亮的歌声常常博得由衷的掌声。
       母亲在信上说妹妹需要住院治疗,需要常常输血。她还是一个中学生,没有劳保也没有公费。父母正领着“生活费”,我和姐、弟同时下乡,家里几乎没有能力准备起码的换洗衣物。但母亲说总要想办法的,“卖裤子也要治病”。
       我相信母亲的心,同时也按下了恨不能立时飞到妹妹身边的心愿。两周后妹妹出院,家里来信说情况似有所好转,说她如何坚强,如何乐观。我想我是稍稍松了口气的。
       母亲的这封信,又勾起了我的忧思和恐惧。
       我推着自行车恍恍惚惚地走,我觉得我什么力气也没有了。在公社粮站大墙后背风的地方坐了一会。
       人们都在吃晚饭,不见一个人影。眼前只是冻得干硬的小路,收割后光秃秃的田野让人想起洪荒时代,想起恶梦中的孤独。
       天几乎全黑了。我突然发觉,今天是“月黑天”,阴天,云把星星遮住了,没有月亮,世界会象锅底一样黑,我必须赶快走了。
       我重新跨上了自行车,机械地蹬着。天更黑了,象一个大而漫无边际的氛围包裹着我,远远近近看不见一点灯火。自行车烯哩哗啦的响着,我并不觉得害怕。
       那年头,人们害怕阶级敌人,害怕进“黑五类”的行列,唯独对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无畏的。
       继续往前,心境是那样的悲凉,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。
       没有人在乎你的生死,更没有人会想到你的悲哀。
       在又一次转弯的时候,我连人带车一起翻到了路边的沟里。
      
路沟是干的,也不深,攀着沟边砍伐过的荆条墩子可以很快地爬上去。
       我的打过两次补丁的裤子膝盖又撑破了,肩上和腿上抬土碰伤的地方趁机剧烈地疼痛起来。我靠在沟边,不想再动。
       我想起小时候在灯光辉煌的舞台上表演“听妈妈讲那过去的
故事”,用嘹亮天真的童音唱“又冷又饿跌倒在雪地上”;我想起妹妹清澈而明亮的大眼睛,想着她病弱的躯体正承受的一切,想着她不知何时就会消逝的生命;也想着母亲囊空如洗的困窘……热泪汹涌起来。我想号啕,想大喊。
       在这漆黑的旷野里,没有人会听见,也没有人会看见。我为什么要赶回去?
       或许是习惯使然,或许是这沉寂的旷野自有她静默的威严,我终于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。悲哀和绝望伴着泪水和汗水一起流尽了,我仍然没动。
       又待了一会,却觉得气力和勇气又重新在身体里聚集起来。我所在的村庄已遥遥在望,朦胧中似有一星亮光在晃动。
       我猜那就是我的屋子。邻家姑娘桂英搬来跟我作伴,她知道我不可能在外过夜,一定还在等着我,推着车子走回去,也要不了多久的。我开始往回走,心绪平静下来。
       推开门,生性沉静的桂英迎上来接我。
       我想她一定看见我红肿的双眼了,但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为我从灶膛里拨出喷香的红芋,后来又一起烧水洗脚,然后象我一样迅速地钻进被窝吹熄灯,不过几分钟,便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 多少年后,我还常常想起当时的这一幕,我诧异于桂英这样目不识丁的农村姑娘。待人接物却如此细微得体;我也诧异于当时的我似乎经历了很多很多,竟然这么快就睡着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